您好,沈阳代理记帐专家-代理记账有限公司欢迎您!
  • 价格透明
  • 信息保密
  • 进度掌控
  • 售后无忧

财税早班车近期增值税跨境应税行为热点问题探

 

  每天八分钟,知晓财税事。大家早上好,今天是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我是主播千纳,下面请您享用由《亿企学会》APP为您准备的财税早餐。

  出口退税是我国增值税中的一项重要制度。营改增后,我国针对增值税跨境应税行为设立了相应的零税率及免税制度。

  但由于跨境应税行为具有无形性等特点,税企双方对相关政策的理解及税务机关在执行口径上存在差异。

  我们今天一起学习相关政策,对实践中遇到的增值税跨境应税行为热点问题进行分析,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持续关注学会APP名师优课即将推出的出口退税系列课程。

  出口退税是指对出口货物免除和退还其在国内各环节征收的流转税,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营改增后,增值税征税范围扩大至销售服务、无形资产和不动产。与货物出口退税制度相对应,针对营改增应税行为,也有类似的零税率制度。跨境应税行为增值税零税率和免税政策经过一系列调整, 无论货物、服务还是无形资产,均需要满足“实际出口”这一条件,才可以满足零税率或免税条件。在货物领域,税务机关以货物实际出口作为重要依据,并借助海关等部门的数据或文书,判断是否应给予纳税人优惠待遇。与货物显著不同的是,跨境应税行为具有无形性的特点,不受海关监管。因此,如何从政策层面定义一项跨境应税行为是否满足“实际出口”条件,是营改增中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36号文中《跨境应税行为适用增值税零税率和免税政策的规定》根据不同跨境应税行为的特点,对“实际出口”给出差异化标准定义,比如建筑服务要求应税行为发生在境外,不要求服务接受方为境外单位或个人。研发服务要求接受方为境外单位或个人,且应税行为完全在境外消费,不要求应税行为发生地。无论是纳税人自行享受增值税零税率或免税政策优惠,还是经税务机关审阅复核,均应按照以下思路进行判断:

  首先,一项行为是否为36号文规定的可以享受零税率或免税政策的应税行为,依据附件4判断是否符合条件,然后完成相关文书及备案要求。在五类判断标准中,较为引人关注的是应税行为的接受方和消费地这项判断标准,36号文引入“完全在境外消费”的规定,并给出框架性解释:“(一)服务的实际接受方在境外,且与境内的货物和不动产无关。(二)无形资产完全在境外使用,且与境内的货物和不动产无关。(三)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规定的其他情形。”

  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发布《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跨境应税行为增值税免税管理办法(试行)》(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29号),以列举的方式解释了完全在境外消费的情形,对36号文进行补充和说明,这对于指导税企双方实践具有重要意义。

  你看,36号文增加“完全在境外消费”这一限制,使得跨境免税政策更加完整。36号文发布之前,跨境应税行为仅要求服务的接受方为境外单位,不需考量应税行为消费地,使得某些行为并未“实际出口”,但仍可以享受零税率或免税政策。

  案例1:境内A公司提供房屋估值服务,境外B公司在境内拥有一座房产,委托A公司对房产价值进行评估。按照《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将铁路运输和邮政业纳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财税〔2013〕106号)的相关规定,A公司可以享受免税优惠。然而按照36号文的规定,由于A公司提供的鉴证咨询服务与境内不动产有关,不满足完全在境外消费的条件,因此不能享受免税优惠。考虑到各类经济业务千差万别,36号文和29号公告的规定难以涵盖所有情况,因此在实践中如何判断一项业务是否符合完全在境外消费的要求,是税企双方关注的焦点问题。下面针对该问题展开具体探讨:

  36号文要求服务的实际接受方在境外。通常情况下一项业务的接受方比较容易确定,但当业务中存在三方乃至多方当事人时,如何确认服务的接受方可能会产生争议。此时应综合考虑服务签约方、服务性质及目的、是否存在服务转售等多种因素,从而确认服务的接受方。

  案例2:境内A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其与境外B公司签订协议,A公司为B公司在境内的子公司C提供咨询服务,服务费由B公司支付。依据集团间协议,C公司将向B公司支付该笔服务费。

  在这个案例中,实际存在两个独立交易,第一个交易是B公司从A公司购买咨询服务,第二个交易是B公司将该服务“转售”给C公司。作为两个独立的经济行为,第一个交易的购买方是B公司,满足出口免税的其他条件时A公司可以享受免税政策;第二个交易的购买方是C公司,依据36号文的规定,C公司需要为B公司代扣代缴境内增值税。

  案例3:境内A公司为境外B公司提供研发服务,B公司购入研发服务用于产品生产,产品最终进口到中国市场销售。

  案例4:境内A公司为境外B公司提供研发服务,B公司购入研发服务后“转售”给境外C公司,C公司用作产品生产,产品最终进口到中国市场销售。

  案例5:境内A公司为境外B公司提供研发服务,B公司购入研发服务用作产品生产,产品出口到第三国后,最终经第三国进口到中国市场销售。

  按照上述观点,案例3至案例5中,由于研发服务作用的商品最终都进入中国境内销售,均为“与境内的货物有关”,首先,是否与境内货物有关,应取决于应税行为发生时的状态,即应税行为是否直接作用在境内已有的货物或不动产中。其次,出口跨境应税行为是一项独立交易行为,与后续的生产或者进口环节应区分看待。最后,货物进口到境内时,会以到岸价为计算基础缴纳进口环节增值税,货物到岸价格中已包含购买研发服务成本在内的全部生产成本,这说明货物在进口时已经是另外一项独立的经济业务。因此,案例3至案例5均满足“与境内货物或不动产无关”这一条件。

  国家外汇管理局海关总署关于印发《调运外币现钞进出境管理规定》的通知(汇发〔2019〕16号)规范了调运外币现钞进出境管理规定。

  税委会公告〔2019〕2号规定,试行开展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根据我国利益相关方的申请,将部分符合条件的商品排除出对美加征关税范围,采取暂不加征关税、具备退还税款条件的退还已加征关税税款等排除措施。第一批排除商品自6月3日至7月5日期间进行排除申请填报。

  本文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 海关总署 中国转让定价网 由亿企学会整理发布,如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后台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享:

低价透明

统一报价,无隐形消费

金牌服务

专业上海财务公司 7*24小时金牌服务

信息保密

个人信息安全有保障

售后无忧

服务出问题客服经理全程跟进